【龙言】#玻璃碴#

龙牙把玩着手里的龙珠,身边的阿和突然沉默了下来,感觉一丝异样的龙牙抬头看了看她,感受到龙牙眼神的言和将头扭到一边不让他看见。龙牙收起龙珠凑到她跟前轻声询问她怎么了,言和满腹尴尬,扭捏许久才终于开口说自己有些想家了。
“这里……不好吗?”龙牙警惕地问道,言和连忙摆手:“不,我、我只是多日不曾回家,有些牵挂……”
龙牙蹭了蹭她的侧脸,说道:“那你是打算回家看一看吗?”
“……不许……吗?”
“你若执意要去的话,我并不难为。”
得到许可的言和激动的转头想要道谢,然而龙牙却已将脸埋在她肩上,言和突然于心不忍,但自从被带到这龙宫,也有一些年头了,也该回一趟家了。百般纠结过后,言和选择轻轻地顺着他的长发。手突然被龙牙抓住,没有准备的言和被他整个搂如怀中,耳朵紧贴着他的胸膛,超乎凡人的心跳离她是那么的近。
言和依然无法抬头去看龙牙的表情,却能感觉到他难以说清的悲伤。
“我会尽快回来的,”言和安慰道,“我发誓。”
搂她的力度又加重了几分,龙牙依然没有说话。因为龙宫里不太容易辨别时间的流逝,言和也不知道他们这个姿势持续了多久,龙牙终于将她松开,但紧接着又补了一个吻。察觉到龙牙不太对劲,言和捧着他的脸四目相对,龙牙也不好躲闪,言和问他怎么了,龙牙敷衍地笑笑,把头靠在她胸前说:“有些舍不得。”
“那你还答应我回去?”
“因为不想让你觉得自己被约束了。”
“……我会尽快回来的,我发誓。”言和又一次宣誓。龙牙却不太满足于此,反手将她抱起,扔到柔软的大床上,说:“那在你走之前,要乖乖听话哦~”

微风拂过耳际,言和柔软的白发被吹起,看见了蒙蒙亮的天边,海涛柔柔的打在身上却不曾沾湿衣角,龙牙牵起她的手往岸上走,岸边的沙滩空无一人,毕竟现在天刚亮,出去打渔的渔夫已经出发,行商的商队又没有开始活动。
一脚踩上柔软的地面,言和一个趔趄,龙牙及时抓住了她。
“真是的,突然有些后悔答应你一个人回去了。”龙牙打趣的说着。言和红着脸捶了他一下,甩开他又往前走了几步,说:“现在后悔来不及了哦。”
龙牙将手背在身后跟上去:“我答应你的,自然不会反悔。”
言和看着龙牙,清秀的面容,对半分的黑白长发编成辫子垂在身后,一身素色的长衣,要不是他头上明显的龙角和薄片一般的耳朵表明了他并非人类,一定会有人认为他是某户人家的贵公子的吧。
远方的天空已经亮了起来,龙牙站在那里就像被镶上了一条金边,言和看的有些入迷,龙牙似乎发现了她的出神,微微一笑,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说:“后悔离开我了?”
“又不是不回来了,”言和尴尬地避开了他的大手,“我陪了你这么久,也不欠这一天两天。”龙牙歪了歪头,没有说话。不知如何继续的对话,两人陷入了沉默。
“嗯,那个……我能问一下,我离开家多久了吗?”言和低着头,声音小的龙牙差点没听清她说了什么。
“九个月。”龙牙微笑地说道,言和有些吃惊,也许真是龙宫里不易辨别时间的流逝,言和觉着自己在龙牙身边的时间至少也得按年来算,不料自己离家居然不到一年,龙牙看着一脸难以置信的言和,笑着说:“不信的话,可以自己回去看看啦。”
言和转头看了看身后,又回头看了看龙牙,心情复杂的快要窒息了。
“我会尽快回来的,我发誓!”言和再一次重复道,然后转头向着岸上奔去。

龙牙静静地站在原地,看着她渐渐消失在远方,他摊开手,手里一直紧握的龙珠开始出现裂痕,一道,两道,裂痕逐渐延伸。龙牙抬头寻找那熟悉的白色,却发现她已不在自己的视线范围内,要追上去吗?龙牙开始迷茫起来。

言和又一个趔趄,摔到了地上,她一面抱怨着自己的柔弱一面想要起身,不料看见自己的双手正变得透明。言和惊呼一声,下意识地搓揉双手,而这明显起不到任何作用,疑问袭上心头,难道这是龙牙在自己身上下的咒?为了让自己不能离开他……他是这样的人吗?言和缓缓地站起身回头看了看自己来的路,要回去找他问个清楚吗?

龙牙迎着海风坐在沙滩上,海浪打在身上暖暖的。他闭着双眼,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手中的龙珠上。果然应该早些向她坦白……手上再次传来碎裂的触感,龙牙开始不安起来,去追她吧,放手让她自己发现吧,两种不同的声音在自己脑袋里嗡嗡作响,搅得周遭的海浪不再那么平和。

言和一步分作两步艰难地向前走着。热,从脚底延伸至心头,她感觉自己正被火烧。耳边响起一些低语,虽然听不清楚,但言和知道它们并不友善,甚至是最邪恶的诅咒。为什么?
言和的视线开始蒙上一层火光。透过火光,她看见每一个人脸上且恐且拒的眼神,为什么……言和想要上前去询问,却发现自己无法动弹了。她惊恐的低头看,发现自己被捆在了一个柱子上,脚边是烧的明亮的木柴,从下至上传来了钻心的疼,好烫,好痛。言和拼命想要挣脱,但这只会让身体更加痛苦,言和求助似的抬头看着火光对面的人们,他们的脸庞虽然有些不同但言和确实认识他们,他们都是自己生活的村子里的村民啊,那为什么他们的眼里除了厌恶和拒绝都没有同情一类的感情呢?
言和张口,却被炙热的空气搅得只剩咳嗽,在她低头的一瞬间,她瞥见了自己的父母,他们正在用看怪物一样的眼神盯着自己。不要……泪水还没滑下脸颊便被烤干,自己的意识渐渐远去,随之远去的还有身上的疼痛以及对发生的一切的不解。仿佛在非常遥远的地方,传来一声破天的怒吼。但言和已经不记得之后的事情了。

一千多年。
龙牙将已经碎成几瓣的龙珠捏在手里。他的面前放着一具水晶棺材,透过半透明的水晶能隐约看见里面静静的躺着一个人。
一千多年了。龙牙将棺材的盖子打开,阿和闭着眼睛仿佛在沉睡,她的身上留着触目惊心的烧伤,龙牙的手轻轻搭上她的脸庞。一千多年前,在她还有十八岁的时候,他们相遇了,相爱了。然而就在她回村把这个消息告诉同村的同伴时,他们觉着这是不祥的,他们选择处死了她。

言和跪在一片什么都没有的平地面前,眼泪止不住的滴落,泪水在半空中变得透明然后消失了。记忆开始不断的涌现,她想起自己在告诉大家她遇到并爱上了一位龙王的时大家的吃惊和恐慌;她想起自己被父母亲手送上葬场时大家拒绝的眼神;她想起自己在快要死去时龙牙从天而降扑灭了她身遭火焰时眼里的焦急与愤怒;她想起自己恳求龙牙不要伤害村子时龙牙的不解……

言和静静躺在龙牙怀里,眼泪混着海水滴下,龙牙轻轻的抚摸着她并安慰着她说没事的,但言和还是哭,甚至哭的更厉害了。她身上因为烧伤的后遗症行动变得不太灵光了,所以她只能靠在龙牙身上无助地哭。
龙牙就这样一直抱着她,然后告诉她自己的法力完全可以把她回复成她原本的模样。言和摇着头拒绝了,她说这是她应得的报应,自己爱上了不该爱的人。
龙牙闷哼一声,那你会因此不爱我了吗?言和又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许久,言和叹了一口气,问龙牙:“你的法力能改变记忆吗?”
龙牙沉思了一会儿,不太确定的说:“应该可以,但不能完全消除。”
“那能帮我抹去这段记忆吗?忘记村民们对我的,这些……”言和不知该怎么形容,龙牙顿了顿,说:“我不太明白,你为什么可以原谅他们……但这既是你所希望的,那我也就不多说什么。”说罢,龙牙吻住了她。

龙珠已完全碎成了粉末。水晶棺材的盖子也被人再次合上。不见了的,是那棺材里沉睡的少女,以及那只黑白相间的深海龙王。


“永远是多远?”
“永远不是距离,是停滞。”
“那我不要永远了。”
“那样的话终会消失。”
“宁愿有一天会消失,也不想要一直的停滞。”
“那这样怎么样?一千年,我要你陪我一千年,对于你来说,已经算是永远了吧?”
“……那我还是会死啊。”
“不会的。”
“那一千年以后怎么办?”
“怎么办吗……”
海风拂起两人的头发,远处的夕阳印红了整片天空和大海。言和见龙牙半天说不上话,朝他歪了歪头,龙牙顽皮的笑了,说:“我还没想好了啦~”

END

评论(2)
热度(17)

© 景绯天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