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鸟儿的叫声吵醒了我。我揉着眼睛起身,窗外的天已经大亮。穿好衣服推门出去,森林独有的清香扑鼻而来,我眯起眼睛来适应过于强烈的太阳光,一只大手揉过我的脑袋,在我准备抓住它的时候巧妙的抽走了。
我佯装不开心地抬头去看,却因强光刺得我没法看清揉脑袋的人。“父亲你又揉我头发,”不用多说也知道会这么对我的人是谁,“要是长不高了怎么办?”
父亲还未回我,耳边又传来叫我的声音。我转过头,视线冷不丁地与一具白骨对上。
一阵冷颤,世界迅速变暗,白骨盯着我发出咯噔咯噔刺耳的噪声,我下意识地后退,原本应该在身旁的父亲也不见了。视线无法从白骨上移开,也因此发现它并不是人类的骨骸……但这并没法改变局面,白骨甚至猛地向我扑来,我往后退开试图甩掉它。
白骨开始长出皮肉,我,我认识它!
脑袋里嗡地炸裂。在这种关键时刻后背居然碰到了墙壁!我连谩骂的时间都没有,只长全一半血肉的白骨发出了尖锐的像是讥笑又似怒吼的声音朝我扑来。
我下蹲躲避,又听见对方身后传来了锁链声,在它即将碰到我的一瞬将它勒住。白骨的声音嘎然而止,锁链迅速回收。白骨哭叫着,它不断用爪子挠着地面,求救般地看着我,空洞洞眼窝里我居然看出了恐惧与绝望。而我也无能为力,我瘫坐在墙边,看着它被拖远,拉到石像怪的脚下,此时的白骨终于长全了皮肉,是只灰白色的九尾狐。

前不久,或者说石像怪第六次出去拖东西的时候,它被拉了回来,当时我以为它已经死了。等到石像怪石化之后—具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石像怪似乎是个狩猎者,从某处接到信号之后活过来,从这个应该是个深井的地方出去狩猎。至于猎物,应该是从我原本世界里闯入这边的活物……总之它将猎物拖回到这里后会有一小段能自由活动的时间,然后再次变成石头等着下一次狩猎。我大致掌握了它的活动规律,在它变成石头之后,我就会走过去准备搜刮一下能用得上的东西。石像怪每次拖回的东西要么刚死不久,要么只剩一口气,除我以外。所以当时我并没太大的戒心,然后被吓了一大跳。九尾狐也被我吓了一大跳。
我将九尾狐拖离石像怪的身边准备用之前挂在石像怪身上的兽牙小刀剥了它的皮,它突然翻眼看了我一下,我吓得往后退出几米,它也吓得一个翻身就往后退。
过了多久,我们两就这么看着对方。后来它先歪了歪脑袋,压着身子向我这边探了一步,灰色的眼睛仿佛在问我什么。我分不清当时是什么感觉,高兴?激动?还是其他的,什么也说不出口,最后只能死死的握着小刀,它的眼神在小刀和我之间游离。
大概是觉着我除了瞪它也不会干什么了,九尾狐开始谨慎的嗅着四周,它面向我,小心地低头嗅嗅,眼睛只敢离开我半秒钟。我并不想动它。我双手放低,然后往后退开,它竖着耳朵看着我走到一个不大的,算是个能躺下休息的地方,在搜刮了石像怪拖回来的猎物后我算是有装备的人了,而且我也发现了能离开这里还不用再次失去感官的方法。我现在还缺一个很重要的东西,我什么都没准备,在得知了进入这边的方法之后我便盲目的冲了进来,我以为我能用我的执念冲闯出一条路然后得到我想要的东西,结果发现自己只是扑进了黑暗。
我原地坐下,九尾狐将耳朵贴在脑袋上,我们还是死死地瞪着彼此。见我又没了动作,它又开始四下嗅着,我知道那只是个幌子,这个空间虽说能看能听,嗅觉却没有恢复。也感谢没有嗅觉,不然在我之后被拖进来的花豹尸体的腐臭味肯定会让我吃不消的。
那只狐狸是在石像怪再次活动的时候死的。那之前我们还聊了一会儿,或者说“吵了一架”更合适。我的声音沙哑的我都觉着不可思议。我们问了一下关于彼此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它说它是无意间闯进来的,我当然不会信,而且我觉着它还知道点别的,可惜我没套出来罢了。我也没告诉它自己为什么来这里,然后在我们俩打嘴炮的时候石像怪回来了。
我立刻闭嘴移开视线,我怀疑它把我的这个动作当作了挑衅,它发出了尖锐的像是讥笑又似怒吼的声音,我余光看到石像怪身体颤了一下,就像我第一次引起了它的注意那样。还不等我提醒九尾狐,这该死的狐狸便猛地向我扑过来,我蹲下闪躲,哗啦啦的锁链在它即将碰到我的瞬间勒住了它的脖子,然后猛的把它拉了过去……

我屏住呼吸看着那只狐狸如何“再次”被石像怪撕裂,脑袋里全是两只野兽的怪叫,这是梦,九尾狐狸已经死过一次了,但画面还是那么真实,我仿佛又看到它临死时狠狠地瞪着我的灰色眼睛。那双仿佛要将世间最恶毒的诅咒都施加到我身上的眼神。

耳朵里充斥着某种闷响,并不是来自梦里。我睁开眼睛,情况比想象的还要糟,整个深井都在震动。我不觉着这种地方还存在着地震一类的现象,这明显由什么大家伙接近而发出来的。还不等我抬头去看,一只看起来瘦得皮包骨的巨犬就落到了地上,虽然皮包骨头却大的可怕,我大概也就只有它的脚掌心那么大,不过幸运的是它并没有发现我……哦好吧又下来了一只,而且正好面朝我。
被一只三只眼的大狗死死的盯着可不是什么好的感受,它看我的眼神甚至比九尾狐的诅咒还让我觉得难受。脑袋里警报轰鸣,大狗呼噜噜地咆哮着口沫飞溅,我以最快的速度抓起行囊,窜到它身体下方,巨大的爪子呼地从头上掠过,此时另一只大狗也闻声转过身,鞭子一般的尾巴把地上的碎骨头扫飞。我突然明白哪来这么多啃得这么干净的骨头了……
成功让过从左边扫过来的爪子,我听到它的同伴发出一声哀嚎,可惜不敢回头看。我拼了命地往洞口跑,两只大狗似乎也看出了我的目的,其中一只纵身一跃稳稳地落在了我和洞口之间—还把石化了的石像怪踩成了碎末。我强行把停下来的命令压回心里深处从背包里掏出了一把骨锤,向着大狗继续奔去。大狗张嘴想要把我吞了,我侧身闪开,顺势将骨锤尾部的锁链缠在了它的牙齿上,然后跳上它的脖子……跟预想的不同锁链短了些许。我只能整个人挂在大狗的脖子下边,大狗左右甩头想把我甩掉,这倒帮了我一个大忙,我死死拉住它脖子上的毛,然后意识到自己没有足够的力气能把它的头拉断。这时另一只大狗也张着嘴向我扑来,我急忙抓着锁链跳离站着的地方。在听到头顶上方传来毁灭性的咔嚓声时我顺利荡到了手刃了同伴的大狗脖子上,被咬断了脖子的那家伙咕噜噜的瞪着它的同伴,后者发出一阵哀鸣,也不顾我还在它脖子上,翻身攀上了看起来又高又滑的石壁,冲进了黑暗中。

=====================================
我不知道自己在写啥啦哈哈哈哈哈哈
求意见啦_(:3_
是龙言啦你们相信我

评论
热度(5)

© 景绯天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