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空气闷热而压抑,天上的黑云预示着即将会有一场暴雨降临。我收回视线,低头看了看脚下的深渊。心里躁动越来越难以承受,为了逃避这些,我奋力的向前跃起。
身边瞬间只剩呼呼的风声和不断加快的下坠,手背冷不丁的被什么冰冷的东西击中,我只来得及回头看见黑空中明亮的闪电,世界便陷入了一片黑暗。

啊,早知来得这么快,就留下来欣赏这场暴雨了。

“你喜欢下雨?”
熟悉的声音。我的意识渐渐回到身体里。环顾了一下四周,不管从哪个方向看都是无边的黑暗,不过我能看见自己的身体。我试探性地往前走了几步,脚下有踩在地面上的感觉,但我听不见任何声音,也没法发出任何声音,而且不管我怎么走,周围依然是黑暗。
我停下来思考怎么摆脱现状。从哪里开始想呢?我用了大约四年的时间才终于找到了来这里的方法——脑内开始浮现那个该死的老头乐呵呵地跟我说既然想去那里,那自己死一次不就行了——然而我却完全没有到了这里之后该怎么办的情报。
啧,早知道就多灌他几壶酒了。我边想着边原地坐下。能碰到的地面,能看见自己的身体——穿着衣服的那种,知道自己是谁,为什么会来这里……等等能碰到地面!我抽出腰间的长剑,将泛着淡淡蓝光的剑身没入自己面前的地面——我是这么计划的……但长剑被崩断了。
嗡地窜遍了全身的寒意,我连吃惊都来不及,双手紧握开始敲打地面。愤怒,恐惧,不甘,无奈……此时脑袋里究竟混了多少情绪?
直到感到自己的双手都没了知觉,我才终于停下。讽刺的是我完全不觉着疲惫,我看了看颤抖的双手,疼。身体止不住的发抖,无计可施,绝望……我听到了金属碰撞的声音,而我连去看一眼的心情都没有。不知为何我又想起了那个半瞎的老头,他的面部像是干了许久的河床,深深陷进眼窝里的眼睛眯成一条线,必须把脸近乎贴在另一个人脸上才看得清对方。他总是一副疯癫的状态,哈哈哈地笑话着所有人,但他却比任何人都谨慎。我想起第一次试图套话的时候被他连哄带骂地追了大半个镇子……
呼吸被突然勒住脖子的铁链掐断,我下意识地往后仰,握住链条的家伙顺势一用力,我便成了整个人被拖拽的样子。慌忙中我一手摸到了那把断了的长剑的剑柄,另一只手去拉扯绕在脖子上的铁链,而对方对我的挣扎熟视无睹,开始拽着我往某个方向走。呼吸依然没被解放,我不得不两只手都用来拉扯铁链。我尝试扭动身体来摆脱被拖行,实际上那样只会让我耗费更多精力去注意从后背以及肩膀传来的疼痛。视线开始变得模糊,那个该死的老头又出现了。

“就你这样的小身板儿还想去那边?”老头笑起来真丑。
——因为有必须要来的理由。
“啊啊,我知道,所有来找过我的人都觉着他们自己与众不同。”老头连头都不回。
——我一定能回去。
“再怎么与众不同也要有天时人和地利来相称的,”老头耍着酒疯,“所以你知道嘛,在那边,你根本找不到任何与众不同,毕竟不是那边的东西嘛。”
……那我,变成这边的东西不就好了!

TBC
================
【45度仰望天空】
名字还没想好就这样吧……
狼人牙卡了……
啊我还掉游戏坑里了……
总之先从颓废里爬出来再说,嗯

评论(2)
热度(6)

© 景绯天彰 | Powered by LOFTER